【MycroftXEurus】你没有遵守你的诺言

“myc,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亲爱的。”

“万一呢?”

“没有万一。”

“我怎样才可以相信你?”

“你相信我吗?”

“信。”





可是你最后还是离开了,让我一个人在那个玻璃的大房间里。

我自己梳好辫子,束好发带,希望你会出现说,亲爱的妹妹,头发没绑好。然后我心满意足的看着你帮我重新顺好。可是你却没有来。

我每天吃着从那个小口子送进来的早餐午餐晚餐,想着你之前给我吃的那个有超级多奶油的华夫饼。我希望你可以带来给我,可是你却没有来。

我每天期盼着你可以到来,趴在玻璃窗上看,看着呼出的气体凝结成水珠附在玻璃上,然后又消失。如此反复。可是你却没有来。


我躺在那张大床上,想着你什么时候可以下班来这里陪我睡觉,我可以把你的肚子当做软软的枕头,跟随着你的呼吸甜甜入睡,我等你等到次日一点钟,你却没有来。


我每天都抱着希望,每天都希望你可以在,所以我每天都对着那个跟着我动来动去的摄像机说话,我问它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它摇了摇头。仿佛知道什么又不知道什么。

直到圣诞节的时候你来了。我看见你了。西装三件套,黑色的伞,还有anthea。我激动地冲上去,撞到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我跌坐在地上,我看到你眼里闪过了一丝着急,但是迅速消失。

可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可以听到你喊我亲爱的妹妹,这会让我充满快乐。即使让我等到下一个圣诞节才可以看到你我也愿意。

“eurus,圣诞节快乐,我为你准备了一把小提琴作为礼物。希望你喜欢。”从你张嘴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我再也不是你最亲爱的妹妹,不是那个早上起来可以被你揉头发亲亲的小女孩了。我们之间已经有了那一层如同我们之间的落地玻璃一样看似没有而又实际存在的隔阂。

“谢谢你,mycy。”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我可以这么亲切地喊你了。我拼命忍住自己眼眶里的生理盐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哭。

你把小提琴给了——用那个小机器传给我。我低着头去吧那个礼物拿到自己的手里。很重,就像我的眼睛一样。

“那么我就先走了。自己玩的开心,圣诞节快乐。”我看到你收起了对我的视线,似乎我是有害的。你完美的一转身,anthea和你一起走了。

“你也是,mycroft holmes.”我看着你的背影,竭力止住自己的哭腔。我看到你停顿了一下,又迅速离开。这就够了,我想。没有意义。

我瘫坐在地上。看着手里的那一把琴。没有意义。

如今有什么有意义?

如今没有什么有意义。

当你最爱的那个人离你而去而且如此决然而然,你还有意义吗?

答案是否定的。

我还是拆开了那个包装纸,里面有一把非常漂亮的小提琴。上面静静地躺着一张卡片。


圣诞快乐。       MH

熟悉的花体字。熟悉的提笔弯钩。我把它靠近鼻子,深深地闻了一下。

属于而又不熟悉的后须水香味。

我忍不住了,眼泪直接就崩了出来。现在的坚强有什么用呢?反正最在乎的人也不在乎了。

我清楚的知道,我再也没有童年了。我也明白,这是我最后一次掉眼泪。

因为我的泪腺估计也会因为这次而崩溃。

我哭的撕心裂肺。我摔琴。我把它砸到墙上。我对着苍白如纸的墙吼叫。整个房间回荡着这恐怖的叫声。我一直叫到喉咙哑掉。mycroft 曾经说要保护好自己的嗓子,可现在保护它已经没有意义了。

脸上的泪痕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我随手抓起一根断掉了的琴弦,把那个金属丝尖锐的一头对着自己的手臂扎了下去。划出一条血红的线。红色涌了出来,我用手指沾了沾,还有体温的温度。

那时我就明白了,只有自己的才是真正的可触摸有温度,不是自己的永远都没有温度。就像那个毅然决然的背影的主人一样。曾经拥有过并不代表是你的,因为它终将逝去。

我不知道mycroft 有没有在监控里面看着我,但是他看不看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再次瘫倒在地上,把手上的血抹地板上。灰白的地板上的暗红色如此耀眼。我又看了一眼监控。他正对着我,我对它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不要怕。”我说,“今后我就是一个人了。你可以做我的同伴。”

监控没有动。

“你要知道,我曾经是爱过你的。”


监控依旧没有动。

我闭上了眼睛。


这是我仍有知觉的时候的最后一句话。

也是我失去我最亲爱的哥哥们以前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6)
热度(11)

© 空弦T | Powered by LOFTER